• <table id="q9mgg"></table>
    <pre id="q9mgg"></pre>
    <acronym id="q9mgg"><label id="q9mgg"></label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q9mgg"></acronym>
      <table id="q9mgg"><option id="q9mgg"></option></table>
      <p id="q9mgg"><strong id="q9mgg"><small id="q9mgg"></small></strong></p>

      <track id="q9mgg"><strike id="q9mgg"></strike></track>

    1. <p id="q9mgg"><del id="q9mgg"><xmp id="q9mgg"></xmp></del></p>
      1. 一葉訪談丨許道軍:反抗饑渴(外一則)

        若世界不愛我,也如我所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深情之人,最怕辜負。
        ——許道軍

        許道軍

        上海大學中文系副主任,副教授,文學博士,創意寫作碩士研究生導師,世界華文創意寫作協會秘書長,《中國創意寫作研究》(集刊)主編。出版專著、譯著(含合著)《創意寫作:基礎理論與訓練》《故事工坊》《經典電影如何講故事》《創意寫作十五堂課》《作為學術科目的創意寫作研究》等多部,執行主編《創意寫作教程》《大學創意寫作》等教材3部,發表學術文章七十余篇,5篇被《新華文摘》(網絡版)、《中國社會科學文摘》《人大報刊復印資料》等全文轉載,詩歌、隨筆等作品在近百家報刊雜志發表或轉載。

        今日的郊野

        郊野一片安靜,四顧無人。這正如我所愿,離開喧囂,或者被喧囂所放逐,在這個年紀,我確信都有能力接受。至少在今日,我可以做到心外無求。

        像開天辟地,像從零到無窮,萬物突然涌出地面,齊刷刷地站立在我面前。在這可見的事物中,可喜的首先被我眼睛選中,放在重要位置,并以它們為中心,構置了今日郊野的畫面。它們像我的朋友,遠道而來,久別重逢,再會的那一瞬間,我眼眶濕潤,內心柔軟。實際上,它們一直在我身邊,伴我多年,只是我無法擁有真正屬于我的空間,與它們傾情相見。那些不被我喜歡的事物,也依然沉靜,毫無愧意。它們各自生長,開花,或者繼續枯萎,完全不理會我的視而不見,見而不聞,見而不識。

        我要感謝我所喜歡的事物,如桃李春風,青草綠植,游魚飛鳥,是它們給了我安慰、勇氣,以及一年一度修辭上的辭舊迎新的機遇。也要感謝那些不被我喜歡的事物,比如骯臟的泥土,泥土中的爬蟲,讓我毛骨悚然的蛇類,丑陋之類,兇惡之類,危險之類。我不喜歡它們,料它們見我亦如是。但正是它們讓我寧靜,心安理得,是厭惡讓我不用一一感謝。若世界不愛我,也如我所愿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深情之人,最怕辜負。

        反抗饑渴(外一則)

        持有適度的饑渴感,是身體健康的體征。但有些饑渴是病,比如消渴癥和甲亢等。得這種病的人,身體比常人需要更多的食物和水,也似乎有更強大的消化能力處理它們,像一個壯漢。但實際上這些過度營養的攝入對他們的身體幾乎沒有好處,反而增加機理負擔,讓身子更加虛弱。從根本上說,這種對食物和水的無盡渴望,不是來自于身體真實的需求,而是來自于身體的虛弱,來自于病。

        還有許多生理之外的饑渴,比如對財富無盡的需求,對名譽無盡的需求,對權利無盡的需求,對性無盡的需求,等等。為了得到它們,有些人仿佛著了魔怔,無休止地巧取豪奪,奮不顧身。詭異的是,這些人多是“成功人士”,上述各方面的擁有量遠遠超出常人、也超出他們個人的正常需要的人。他們理應對此更節制,更有分寸,更優雅得體,但實際上不是這樣。很多時候,他們在錢財面前,近乎乞丐;在權力面前,近乎奴隸;在名譽面前,近乎竊賊;在性欲面前,近乎禽獸。你看看他們的此時的眼睛:雙目如炬,如狼似虎!我們知道他們并不是出自匱乏,也真誠地將他們的擁有理解為社會對他們努力的回報,并愿意以他們的快樂為我們的快樂標桿,以他們的幸福為我們的幸福標桿。但他們一次次丑陋的反常,卻讓我們驚訝,讓我們失望,有的時候,還讓我們害怕:你不知道他們胃口有多大,還會吃些什么,而你,是不是他們的“菜”!

        失控的需求是貪欲,無盡的貪欲是饑渴。饑渴源于虛弱,根子在自己,危害卻在他人。如果不受限制,它們就會過度消耗有限的社會資源,“吃”掉觸及和目及的事物,還會在根基上動搖社會對“努力”與“成功”的信任,但最終也會反噬當事者?!岸嗖睾裢?,甚愛大費”,“多行不義必自斃”,“眼看他起朱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”,這些流傳下來、被反復摩挲的警句,說的就是他們的結局。他們不知道自己大概率會落到這個下場嗎?優秀如斯,他們不可能想不到。我們也不相信,他們真的愿意為了遠遠超出需求之外的東西而下作、而無恥,甚至不惜以身犯險,孤注一擲,最后功虧一簣。我們寧愿相信,饑渴是一種生理病,由饑渴誘發出無盡饑渴感,因此也是心理病?;颊呱硐菘嗪?,無法自拔。

        我們當然希望那些身患饑渴之癥的“成功人士”自救并且能夠自愈,但我們不能完全將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,因為這種“病”經久難除,在某些時候——直說吧,就在今天——還有泛濫之勢。我們,也就是千千萬萬的普通人,要勇敢地站出來,幫助他們解脫,一起反抗這種病,否則我們既深受其害,還要背負“有什么樣的土壤,就有什么樣的奇葩”的罪責。饑渴癥是社會病,癥結和解藥都來自社會。反抗它,治療它,需要全民參與。實際上,過往的社會沒有拋棄這些“患者”,但無論是儒道釋思路,比如“中庸”“知足常樂”“逍遙”“無為”“清凈”等等,還是其他方法,都帶有“聰明的被動”意味。事實證明,這些思路略帶小聰明、小勸誡,事后懲罰大于事前預警,且缺乏執行力度的方法,療效有限。另,誰敢說我們不是潛在饑渴癥患者呢?指望一群缺少機制和心理防護的病人給另一群病人治病,宛如束薪救火,在更多的時候,我們沒有澆滅饑渴的欲火,自身的欲火反而被那些“成功人士”的饑渴點燃。因此,我們不妨直面人性黑暗,正視饑渴乃是社會之病、自身之病,從根本去除。

        首先,我們要維護一種有力的防火墻,在事情發生之前約束他們的可能行為。比如,當有人為了實現一己陰暗而“宏大”的“理想”,不惜將無數民眾變成“韭菜”和“炮灰”的時候,我們要大聲制止,不要心存妄想,趁火打劫,火中取栗。之所以說“維護”,是因為這種防火墻一直存在,盡管存在著這樣那樣的漏洞,法律、各種制度和行規等等,但之所以很多時候形同虛設,是因為我們一直在配合他們“翻墻”“鉆洞”,自己也在伺機“翻墻”“鉆洞”。更可怕的是,在每個人的內心深處,都有一種主動去拆除“防火墻”的沖動,因為它“礙手礙腳”。想拆除防火墻的,大有人在,但最想的人肯定不是我們,而是那些重癥饑渴癥患者,因為這些防火墻是真的妨礙了他們。須知,籬笆首先保護的是羊,不是狼;狼可以這種拆除想法,羊不必,也千萬不要。

        其次,要扼制他們錯誤的想法,重申一些基本的價值觀,比如對公共事物的過度攫取和占有是錯誤的、有害的;比如值得尊敬的永遠是公義和善舉,而不是被濫用的智慧與手段,更不是經不起檢驗的不明之物。要讓所有人明白,人生的價值首在“奉獻”(比如,你的擁有再多,不能惠及眾人,那關我屁事);如果沒有“貢獻”,那么最低也要“無害”;而“一無所有”“一無是處”對普通人來說,并非是失敗,因為它們無論如何要好于“有害”。況且每個人并不是真的“一無所有”“一無是處”,只是因為某些“成功人士”惡意編織的“成功學”才讓我們自慚形穢。

        再次,我們要努力建設一個公平并且保障有力的福利社會,消除所有人對生老病死的恐懼。人類絕大多數的恐懼,乃至“成功人士”的饑渴,在根子上都來自饑餓、匱乏、創傷性的童年記憶等等方面。如果在物質上戰勝了絕對匱乏的恐懼,那么我們就不會被“多”“更多”這些副詞所控制,也不會對饑渴給予贊美,因為在根本上,饑渴汲汲以求的東西,我們根本不需要!缺少我們的掌聲,想必他們也沒有了表演欲望。
        反抗饑渴,其實就是跟他人的貪欲作斗爭,跟自己的貪欲作斗爭,跟整個人類的人性陰暗面做斗爭。這非常難,但苦海雖無邊,只要人人努力,總會到岸,至少有人先到岸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下一篇:
        亚洲是图50,亚洲AV无码片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 欧洲 日韩 综合AV,好男人在线观看片神马电影